搜狐商学院 > 第十二届中国MBA发展论坛 > MBA发展论坛新闻

主论坛:四海一家、华商时代

来源:搜狐商学院
2011年06月20日14:31
 论坛现场

  林如鹏: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四海一家、华商时代”。接下来的时间,将由著名的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将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大家分享华商管理、华商文化等方面的见解。

  首先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暨南大学管理学院选长李从东教授,李教授在现代工业工程、企业改造方法学方面拥有多年研究经验,并在多个领域获得辉煌的成就。李从东教授将就“全球化时代中国商学院的使命”为本次活动进行主题报告,请大家掌声欢迎。

  李从东:各位来宾,同学们、老师们今天第十二届中国MBA发展论坛暨第二届中国EMBA高峰论坛在广州举行,今天会场大约有1千人,在1千多位来自中国商学院最优秀的同仁们,以及海内外的企业家人会聚羊城,这个是MBA事业的盛事,我们讨论中国MBA发展20年,我们来回顾中国的历程,讨论中国商学院的前途,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首先我们做一个反思和回顾,大约在20年前重要第一批的MBA院校开始招生,从主观来讲这个是适应现代化建设的要求,是一个不断改革和进去的举措,从可能来看,MBA具有象征意义的项目进入中国,是我们从发达国家借鉴引进吸取商业文明的行为,这个行为早再一个世纪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最后最早的是商科教育是复旦大学的。最早的商科大学的商科部是,这个是国立高校设立商学院的第一个。在将近一个世纪以来无论哪一个行业哪一个历史都是学习西方洋为中用的历史,在座的各位所从事的商学科的教育也是不例外。

  我们的民族工业缺乏认识,我们最需要的是启蒙,拿来主观主义是最有效的方式和途径,比如说当时的暨南大学正是有潘序伦先生等等在中国商科领域总早的一批海归博士主持了暨南大学的商科教育。潘序伦是暨南大学第一人院长,也是中国现在会计学的始祖。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商科的教育几乎是从零开始,学科课程的设置,教学方法的完善,都是随着市场经济体系的不断的推进,我们发展了起来,这个是新一轮的拿来主义,MBA教育开办20年来,国内领先的商学院开办了大量的合作,无论是师资、国际的交流我们都有成功的实验,当然在里面最重要的是学习和引进,换一句话说MBA的办学和世界的交流一直到现在是单向的,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况和我国现在经济上的地位和我们企业现在的形式是不相称的,我们必须要注意到任何文明都具有普适性和差异性。20年来我们的MBA教育过多注重的是普适性,而在一定的程度上忽略了差异性。刚才我们注意到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的和何社长和王璞都提到,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华人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中国的企业从北美到欧洲,从中欧到非洲遍布世界的时候,如果中国商学院的教育仍旧是拿来主义,这个是不够的。

  我们要思考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如何获得MBA在整个商科教育当中内省的差异性。

  第二个如何重视我们独有的特色和经验。

  第三个如何让整个世界的商业实践受益于中国企业家总结出来的这些特色和经验的提炼和传播。

  这些我认为是我们今天所有领先的商学院不可回避,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那么刚才我是做一个简单的回顾。从我们现在的时代来看,一方面我们仍然要延续过去的使命,要让中国管理人才的培养跟得上全球经济融合和商业发展潮流,我们的商学院仍然保证不掉队,那么在这个领域我们非常高兴得注意到中国领先的商学院现在正在争前恐後争取国际上对于商科教育的认证,不断的传来通过认证的好消息,这些不不但以意为我们的质量标准和国际接轨,而且意味着我们真正的融入到全球的圈子,我们参与游戏,参与到MBA或者是国际大家庭里面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清晰的感受到外界对中国商学院所处的环境和实践缺乏认识和理解,他们会以别的地区的标准来考察中国商学院MBA的学生,昨天跟林院长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也谈到这个,他们很难理解在中国各个省之间的差别几乎就和欧洲和国与国之间的差别差不多,正因为西方的同行这样的傲慢,偏见,中国商学院未来重要的使命是我们应该为这个世界做出只有中国人才能承担的独特贡献,这个贡献可以在现代大学三大使命中得以体现。

  首先中国的商学院应该让世界了解中国商业与管理的特征,理解中国人的价值观和视角,这就意味着中国商学院必须逐步构建起基于中国管理实践的理论和知识体系,我们暨南大学也做了尝试,2010年我们承担了一个国家的重点课题,叫做中国企业管理快速理论和方法研究,我们是朝着这个方向做了一个积极的努力。另外在商科教育这个独特得领域,案例教育起很大的作用,暨南大学从2009年开始专著做这个事情,每年拿经费出来,设立一个华商管理资金,2009年我们资助了6个案例资金的开发,2010您我们资助了12个案例开发,截至目前我们已经资助了18个案例的开发,我们知道这些远远不够,我们和哈佛大学、等等大学的案例库远远不能相比,但是我知道这个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非常期待国内一流的商学院,先进的商学院假如这个行业当中,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自己深切的感受到中国人的管理实践是非常生动、丰富,而且是充满了特色。昨天我跟林院长也探讨了这个问题,比如说在珠三角地区有一个新兴县,有一个温水集团是一家从事畜牧业和肉制品加工的企业,这家企业创造的企业加农户的商业模式,我相信在全世界同类型的企业里面是绝无仅有的,这样一个企业发展的模式不仅仅是使得企业使用了集成服务非常具有现代理念的管理模式,而且带动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一个企业的发展带动了一个区域的发展,带动了一片人的富裕,这也是中国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履行社会责任的一种非常生动的形式。

  我国教授拿着山寨案例和外国教授交流的时候,那些学院的感受可以用震撼来描述。

  其次在培养人才方面我们应该有责任帮助那些雄心勃勃的中国企业到更加广阔的世界中实现价值,这就意味着中国的MBA教育应该有能力为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跨国公司培养合格的管理人员。

  我们应该注意到在世界上领先的商学院出现了对MBA教育反思的浪潮。刚才何社长也谈到了这个期望,实际上何社长的期望和世界上一流商学院做的反思是出于同一个思想。在2003年明茨伯格写了一本挑战西方传统MBA教育的书《管理者而非MBA》,他质疑了MBA脱离了理性,如果说这个书提出了问题,那么哈佛商学院也出了一本书,通过深刻的改革来回答了问题,MBA的培养目标已经从知识技能的完善,上升到了人格的修炼。

  我们今天1000多位来自全国精英的商学院的同行都在这里,我们要给自己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的MBA教育是否可以达到这样的培养目标,而且这样一个目标是否符合中国企业对于人才的期待,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暨南大学管理学院在去年全面调整了MBA的培养方案,在课程设计和培养方式改革之前,我们充分征求了学员校友和教师的意见,比如说为了真正培养年轻人对中国商业的洞察力,我们在新的课程里面设置了中国通史课程,这里面包括了中国企业 史中国的法律和制度环境,我们设定这些课程都是必修课程。

  第三在商学院的社会服务职能方面,我认为中国商学院的服务对象不应该局限在中国本土的企业,更不应该局限在中国本土运营的本土活动,而要走出去,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商学院有能力服务与海外的华人世界,服务与和我们一样高速成长的经济体或者待开发的经济体,服务那些有兴趣到中国发展的世界各地的优秀青年,基于这样的考虑,暨南大学在去年推出了一个全新的MBA项目,我们叫华商MBA。这个项目的招生对象是全球商业精英和有中国梦的外国人,这个项目今年是第一年招生,第一期招生里面三分之一是海外同仁,来自五大洲八个不同的国家,希望明年海外的生源能占一半甚至更高。这一切都是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商学院的使命。但是我们和历史相联系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些使命在某种意义上,和我们的先贤在一个世纪以前创立商科的初衷一样,黄英培先生到暨南学堂的时候说南洋社会需要商科教育。

  这样一句话就是让中国商科教育服务世界,当时对于暨南提到比如说你能了解上的真正意义和服务社会而实行吗?等等,这些不正是中国式的人格修炼吗?今天中国商学院和MBA项目可以深切的体会到其中的责任与契机。我在这里顺便讲一下,我们今年广东省高高作文的题目是回到原点,我想对于先贤给我们提出的使命,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应该有一个更沉重的责任感,让我们在座的1000多位来自全国的MBA教育的精英,代表现在236所具有MBA教育办学权的学校,也代表整个中国商业教育的精英学校,一起为这个四海一家的商业时代,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谢谢各位。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鲍春华)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中国教育培训库 找学校 找课程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